看门大爷的原创

摄影 黑白 北京 街拍 纪实 人物 对比 剪影 背影 胡同 色块 眼神

白米斜街和恭俭胡同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有个同学想看他她小时侯生活过的地方,白米斜街和恭俭胡同,正好前几天看报纸上说,这些地方要进行胡同的改造,好吧那就赶紧拍下来留做纪念,记得白米斜街7号是个穿堂门,我小时经常去那玩,和小朋友捉迷藏,前后跑来跑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米斜街,是一条古老的胡同。胡同自东北至西南,略呈“S”形走向,东口在地安门外大街,与后门桥相望,西口在地安门西大街,与北海后门相对。据《燕都丛考》记述,此胡同早年有一座“白米寺”,当以此得名。清朝的内务府“三旗参领”衙署,曾设在此胡同内白米北巷。解放后,张之洞宅变成了石油部宿舍

 
清末以推行“ 洋务运动”著称的 湖广总督 张之洞,于光绪三十三年(1907年)奉旨进京,升任 军机大臣,在此居住。今天的白米斜街11号院昔日是张府的住宅,7号院是张府的花园,两院内部相通,几乎占据半条胡同。 
 
解放后,11号院是石油部宿舍。1960年,笔者曾在该院对门居住。那时的11号院,门楼下是朱漆大门,两侧是磨砖对缝的“八字墙”,对面有一座青砖 照壁,门前石板铺地,颇有大臣府第的富贵气势。如今已被民居拥挤得 面目全非,但院内还有朱漆、二门、青砖月洞门、厅堂、 古树等遗存,还有一道后门直通 什刹海岸边。 
 
■“文革”中,此园 假山被推平, 凉亭被推倒,花木被铲除 
 
7号院,曾是石油部幼儿园,现在成了大杂院。笔者儿时曾在此院中见到有 假山、 凉亭、石桌、石凳,地下是石子镶嵌成图案的甬路,路旁是繁花茂草、 古柏 高松。还有一座气势不凡的二层 砖木结构的观景楼,楼上前廊可以望见 地安门大街,后窗正对着 什刹海水景。 张之洞做过翰林,能诗能文,他的诗集里把什刹海写为“石闸海”,不知有何考证。“文革”中,此园 假山被推平, 凉亭被推倒,花木被铲除,遍地盖满了民居。如今,那座昔日急管繁弦、诗酒觥筹的观景楼,虽破败不堪,仍气度犹存,被包围在层层民居之中,如同 鹤立鸡群。 
 
■张府的厨师还曾在白米斜街开过一座名叫“会贤堂”的饭馆 
 
据张之洞的侄孙 张达骧回忆:张之洞每天下午2时入睡,夜晚10时起来办公。吃饭时有椅不坐,喜欢蹲在椅上吃饭。爱养猫,室内多达数十只,猫在书本上 便溺,他也不恼。 
 
张之洞于 宣统元年( 1909年)在此府中去世,终年73岁。因为张的后人“不恒居此”,房屋逐渐破败。后来,张府的厨师还曾在白米斜街开过一座名叫“会贤堂”的饭馆。 
 
■溥仪的“ 淑妃” 文绣再婚后住在白米斜街 
 
看过电影《末代皇帝》的人都知道“ 淑妃” 文绣 1931年22岁时在天津和溥仪离婚的事。据 文绣的堂 侄女傅嫱的回忆文章说,文绣离婚时,虽得到5.5万元 赡养费,但支付了律师费、酬谢过帮了忙的亲友之后,到手只有2.6万元。文绣回到北平,曾任过小学教员,后因不堪好事猎奇者骚扰,只干了一年多。后在 德胜门内大街刘海胡同买了一座9间房的小院居住。因为 养尊处优, 坐吃山空,再加上北平沦陷时期被坏人敲诈勒索,生活日渐穷困。后来卖掉房产,辞掉 佣人,投奔到穷亲戚家借住,糊过纸盒,摆过烟摊,甚至还在工地上当过担泥送砖的小工。 
 
 1947年,年近40岁的文绣曾在《华北日报》当校对。为了生计,和报社 社长 
 
的 表弟、时任国民党北平行 营长官 李宗仁部下的 少校军官、40多岁尚未结婚的 河南人 刘振东结婚,婚后就在白米斜街租了三间房屋安家度日。1948年, 李宗仁去南京当了“ 副总统”, 刘振东退伍从商,开了个只有8辆 平板车的货运车行。后因北平即将解放,刘想偕文绣南逃,低价卖掉了车辆和家当,但又没有走成,从此陷入贫困。 
 
■胡同西头那座斑驳破旧的 大宅门里,曾住过西太后的亲信 大太监,资格比 李莲英还要老 
 
解放后,白米斜街的邻居们才知道“刘太太”原来就是溥仪的“ 淑妃”文绣。 刘振东因当过国民党军官,被监督管制,交待问题。 1951年,刘被解除管制,分配到西城清洁队当 清洁工,和文绣搬到西城辟才胡同居住,1953年9月17日,贫病交加的文绣因突发心梗死去,终年44岁,一生未有子女。 
 
       不久前笔者到儿时住过的白米斜街寻幽探旧,听一位曾在胡同口开过 古玩店的老先生讲,当年他多次见过文绣,但文绣住过的房子已无从寻觅了。倒是张之洞在此住过的事,有好几位老人都知道。有一位86岁的 满族老人告诉我,胡同西头那座斑驳破旧的 大宅门里,曾住过西太后的亲信 大太监,资格比 李莲英还要老。

评论

© 看门大爷的原创 | Powered by LOFTER